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吉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10:13:0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吉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济南白癜风好治愈吗,得白癜风挺长时间了还能治好,云南治愈白癜风,滨洲华海白癜风医院,绛县白癜风医院,绥宁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28年前5岁重庆女孩被拐,昨天回家了

时隔28年的拥抱

记者 蒋炀

这一场团聚迟来了28年。

2017年11月19日,在九龙坡警方和“宝贝回家”公益网站的不断努力和大力帮助下,于1989年在江西省鹰潭市被拐女孩吴海英(现名林梅妹)乘坐飞机回到重庆,与亲生父母和兄弟姐妹团聚。一段相隔千里的亲缘,两个亲切而又陌生的家庭,一份跨度长达28个春秋的追寻和牵挂,终于瓜熟蒂落,功德圆满。

跨越1300余公里的路

2017年11月19日上午11点05分,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随着一架飞机稳稳地停在停机坪上,今年34岁的林梅妹坐在座位上双手紧紧攥着,心跳开始加速。林梅妹是她被拐后一直沿用至今的名字。今天,是这个女孩5岁被拐后28年来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乡重庆,也是这个女孩离开父母28年后第一次要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家人。

此时,在国内到达的接机口,吴海英的亲生妹妹吴春梅在九龙坡警方的陪同下,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她告诉实况新闻—重庆时报记者,现在在这里等待的二十分钟,就好像这过去的28年一样长。姐姐吴海英被拐走时,她刚满2岁。

11点18分,吴海英走出国内到达通道,远远就看见大厅里民警举着写有“欢迎吴海英回家”的牌子,在民警身边,一个穿红色外套的女子伸长了脖子踮起脚跟,用生怕错过什么似的专注目光在出来的人群里来回搜索着,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尽管在飞机上她已经想象过无数个和家人阔别多年再相见的场景,甚至也准备好了要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如鲠在喉。

女儿火车站被拐 妹妹接棒父母寻亲

1989年6月13日,这个最平常不过的日子对于吴达明夫妇来说却是撕心裂肺的一天。5岁的女儿海英在火车站被人拐走。

“三分钟过去了,英子没回来,候车厅就那么大,我马上冲出去,人已经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我都急疯了。”英子是母亲秦定秀对女儿海英的昵称,这二十几年来,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名字。“那段时间对于我们来说真的很难熬,娃儿他妈天天以泪洗面,所有人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个事情。”今年已经60岁的吴达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回忆起那段绝望的时光语气很平淡,只是布满皱纹的双眼有些泛红,也许是多年来的牵挂和找寻,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更苍老了一些。

为了寻找女儿的消息,吴达明在火车站附近临时找了一份工,他一边打工,夫妻俩一边寻找女儿的下落,两个月过去了,光靠吴达明在工地打工的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到处寻人的费用,很快夫妻二人的积蓄全部花光,只好先带着二女儿和刚40天的小儿子回到重庆。

“回到重庆后娃儿他妈也天天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哭,跟自己怄气,因为这个事情还晕倒了两次,进了医院。”吴达明看着坐在身边几十年如一日依旧瘦削眼眶红红的妻子,递给她一张纸巾接着说“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五年,我们也开始绝望了,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没得勇气继续找了,真的没得勇气,生怕听到一丁点不好的消息。”五年下来,夫妻俩从最开始的疯狂寻找慢慢变成绝望害怕,时间越长越怕孩子遇到什么不测。

“从我记事以来我妈就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我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我晓得找到我姐是她和我爸这辈子最大的心愿。记得我刚记事那几年,时常听到我妈念叨,要是找不到我姐,她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二女儿春梅说到,那个时候她还小,体会不到母亲这句话的分量,慢慢长大懂事后才可以感受到母亲的心情。所以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完成父母的心愿,找到大姐。一开始春梅只能在各个报纸上翻看这种信息,想要找到半点大姐的踪迹,很显然这样的方式效率很低。后来电脑普及后,春梅更是天天泡在网上浏览各种寻亲网站,寻找大姐的蛛丝马迹。这几年每次在网上看到有可能是大姐海英的消息,春梅都非常激动,但结果却往往是一场空欢喜。

无意中网上发现线索

转机发生在今年8月。

和往常一样,春梅在网上寻找姐姐的消息,浏览到一个名叫“宝贝回家”公益网站,并无意中发现一则关于女儿寻找父母的寻亲信息。让她怦然心动的是,这个帖子所描述的情况,竟然和自己的姐姐的被拐情况十分相似。按捺住砰砰乱跳的心情,春梅仔细看下去,又感到有点失落。因为当年大姐是在鹰潭市被拐走,但现在这个寻亲者的地址,分明写明是在广州。虽然希望渺茫,但春梅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由于怕父母失望,她决定自己悄悄跟网站的志愿者联系,得知发帖人已经采集了DNA,如果想要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大姐,只要通过采集父母的DNA一比对就知道结果了。

春梅发现,自己孤身一人,要协调千里之外的人事,既不容易做好,还可能上当受骗;其次,父母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找一个权威而且可信的机构去采集DNA做比对,也是个大问题。最后,她想到了向警方求助。

2017年8月20日,吴春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九龙坡区石坪桥派出所求助。吴春梅回忆着那天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派出所的情景,民警的热情就像一颗定心丸,让她原本的忐忑化成信心,她说她相信有这么多人的帮助,大姐一定可以回家。

石坪桥派出所民警张宏伟和韩茜在接到求助后,第一时间向分管案侦的副所长杨刚报告相关情况。杨副所长当即表示,“这实在太难得了,一定要竭尽所能帮助这个分开28年的家庭重聚。”

按照相关规定,像这种情况家属只能在案发地公安机关登记处理,石坪桥派出所是没有权限办理的。要怎么才能帮助这个家庭呢?当天下午,石坪桥派出所安排民警对报警人所提供的所有信息进行进一步的核实。另一方面,DNA鉴定也不是派出所能够解决的问题,派出所向分局刑侦支队的技术鉴定中心“求援”,让专业的技术人员给提提意见。

接到派出所“求援”后,分局刑侦支队也遇到了“难题”,按照规定,刑侦支队只能对刑事案件的DNA进行比对。九龙坡区刑侦支队主动联系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打拐支队,申请将该案列为刑事技术鉴定办理。第二天一早,市局立即给予了肯定答复。

8月21日下午,石坪桥派出所民警联系吴春梅,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并通知她第二天就可以带着父母到所里采集DNA。“当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民警们真的为了这个事情忙上忙下,这才两天就通知我们可以去采集DNA。这下我终于有底气告诉我爸妈了!”接到民警电话通知的吴春梅非常激动。

8月22日上午10点,吴春梅带着父母来到石坪桥派出所,民警刘佳和陈丽娟给老两口采集了DNA样本做了笔录,一切都很顺利。从派出所回到石坪桥的小儿子家中,秦定秀的情绪终于爆发了,这28年的痛苦和委屈一瞬间全部宣泄出来,原本身体状况不算好的秦定秀一激动晕厥过去,在家里整整躺了两天。

一声呼唤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11月14日,传来喜讯,DNA比对成功。收到消息,所有参与这件事的民警都无比激动,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拿到图谱的重庆市刑侦总队和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再一次各自比对,结果均比对成功。民警带着这百分百确定的好消息通知了“宝贝回家”公益网站和吴春梅一家。

11月19日中午12点40,在警方和志愿者、全市媒体的陪同下,海英到达九龙坡区石坪桥弟弟居住的小区,早就等在楼下的吴达明老两口看到车慢慢从远处驶来,早已泣不成声,等到女儿下车后只是听到秦定秀带着哭腔叫了一声“英子……”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夫妻二人紧紧抱住这个离开自己28年的女儿,好像稍微一松手海英就会消失。至此,这起跨越28年的寻亲故事终于圆满落幕。

今年33岁的吴海英(林梅妹)告诉重庆时报记者,当时被拐走后,她一直跟养父的母亲生活,后来奶奶去世,她跟随养父母一块生活。现在她已结婚生子,孩子准备上初中了,自己和丈夫来往于北京和广州两地做生意。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亲人,如今找到后,她打算经常带孩子回来看望亲生父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梁山白癜风